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会上突然的联系【万字求订阅】(1 / 2)

加入书签

大会继续进行,虽然因为引导方向对了,稍微好了一点,但是没人彻底的下放着论题,大多是些两仪弟子,三才师兄弟们在论着。

这漫天的弟子,很大一部分都在神游天外,张德明也如漫天的弟子似的,开着飞机。

持续到中场时,开飞机的张德明一愣,左右环视了一下,心神直接进入了育灵空间。

此刻天空的监控精灵,不停的闪烁着光芒,张德明看到警报缘由时,神情微微一愣。

······

大概一月前,张德明在盘城救灾时,巧遇党如霜和党克涛等人,并发现了庚金秘境核心,当时张德明曾经在快关闭的核心传送门处,随手丢了一粒灵种过去做探查。

当时时间紧迫,他丢过去后就没再注意。之后事情解决后,他空闲下来后,就对灵种进行了感应,却毫无所获。

他本来觉得灵种不是被人发现并处理掉了,就是传送门后,有着特地的道标禁封处理,因此才失去了感应。

所以在几经尝试无果后,张德明也就没再关注这事情了,只是随手给监控精灵建立了一个检测任务。

不曾想,失去感应的灵种,今日突然被感应到,并且重新连接上了张德明。

张德明看了看天空闪烁的监控精灵,心神退出了育灵空间,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看下方的大会,一如既往的进行着。

轻触光屏,打开了几人间的隔音阵法,对着岳梦生道:“岳师兄,看这情况,应该只会常规的议两日,本论就会结束,我就不在这杵着了。”

三人微微一顿,岳梦生回道:“可有什么事情?”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点事情,需要我立即去处理,所以就不陪着诸位了。”

“很要紧的事情么?可需要我等援手?”甘子礼开口问道。

“还不清楚,我要去瞧了才知道!”张德明顿了顿,继续道:“事情有点急,我就不细聊了。”

言罢,张德明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他坐的案桌上只留下了一个宛若实体化的大阵幻影顶着,本人已经下了阵法。

周围十多人,全是三才以上的大修,这么明显的变化,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齐齐望了过来。

发现张德明的位置,变成了幻影后,微微皱眉。

太上长老党相君瞧了一眼后,看着岳梦生三人道:“这时匆匆离场,可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岳梦生点了点头,道:“听张师弟那意思,确实有点事情,好像还挺迫切的。”

党相君微顿,道:“又是一个人,独自的跑去弄了?”

岳梦生点了点头,道:“嗯,他就是那么个性子,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憋着,别说找宗门了,就是找我等几人援手的都少。

等他找我们时,差不多都是事情解决完了,通知宗门接收好处时了。之前两次道藏,都这样。

搞得完全不像是他依附宗门,而是他欠宗门,或者是他欠我们什么,专门跑路还债似的。”

党相君眉头轻皱,道:“虽然挺让人省心,性子也挺讨喜,但是这是个毛病,得叮嘱下,好好的改改。”

岳梦生点了点头,大道:“确实是个不小的毛病,估计是‘以前’做世家散修时形成的习惯。”

党相君看了看岳梦生三人,道:“要不我找密组那边,叫个灵卫和他呆一段时间,形成团队意识后,就应该不太常单独行动了,知道遇事先找宗门了。”

岳梦生三人微顿,不待岳梦生回话,甘子礼就立即笑道:“这倒是不必了,不用劳驾密组那些个业务极其繁忙的师兄第们了。

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丁点不算毛病的小事情,我们峰自己处理的了。

不过,弟子们还是多谢师叔牵挂,多谢师叔你对弟子们的安危如此上心!”

谷连才嘴唇微动,看着党相君,最终没说出想说的话。

岳梦生也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此事不急,空闲下来后,我会找张师弟聊聊的。

就算要派人守着他的安全,也得事先通知下不是,这么一句不说,突然就派人过去,脚不离的跟着······以张师弟的性子,估计反而会不讨喜。”

党相君闻言,沉吟的点了点头,道:“你们记着就行,毕竟宗门难得冒出一个法级育灵师,还这点修为,你们应该比我更着紧些才对。”

岳梦生三人点了点头,道:“弟子们晓得!”

言罢,众人不再闲聊,偏头继续看向了下方的论道会,浮岛陷入了沉默中。

但是岳梦生才平静下来片刻,他就微微一顿,眉头紧皱间,翻手摸出了一张特制的阵卡。

对着阵卡轻点,一个光屏出现,岳梦生看着光屏上的信息,整个人都是一僵,神情直接顿住了。

身旁的甘子礼和谷连才,同时发现了他的异样,齐齐偏头看向他,甘子礼问道:“师兄,怎么了?”

“你们盯着,我有点急事去确认下!”

言罢,他挥手收起了阵卡,根本不给谷连才两人反应的机会,他身形也晃动了一下,一个阵法形成的实体幻影,代替了他的位置,他自己消失在了阵法中。

这样的动作,再次引来了周围几人的注意。

掌教党君安迟疑了一下,看着甘子礼道:“你们育灵峰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找人去瞧瞧?”

甘子礼和谷连才看了看下方的育灵峰,回头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甘子礼道:“别问我,我也不清楚,一个个的都是留下一句‘有事情’就跑了。”

谷连才更是嘀咕道:“这什么臭毛病,一句话不说就跑······”

他话还没说完,两人齐齐一顿,同时点出了一个信息光幕,瞧了一眼,然后二话不说,齐齐消失在了浮岛上。

一如之前,动作都极其相似,仿佛刚才的吐槽不是他们说的似的。

党君安:“······”

浮岛众人:“······”

座位最前方的太上长老党相君眉头微皱,对着光幕轻点,方纪祥的虚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方纪祥浮现后,立即对着其一礼,道:“党师叔,可有什么吩咐?”

“育灵峰那边,可有出什么变故?”党相君看着方纪祥,开口问道。

方纪祥微微一愣,面色微变,开口道:“师叔你稍等下!”

言罢,只见他的虚影,仿佛对着空中胡乱的点了几下,主控室的本体,点出了一个光屏,瞧了瞧。

查看了片刻信息,浮岛上的虚影,随即才回神。他一脸疑惑的看着党相君,开口道:“没发现什么异常啊,师叔你为何有此问?”

“那他们这一个个的,如今在搞什么?”党相君指着张德明他们四道虚影,开口问道。

方纪祥顿了顿,再次失神的对着空中挥了挥后,回过神来后,对着党相君道:“弟子也不太清楚,岳师兄带着谷师兄和甘师兄两人,神色匆匆的进了庚金秘境核心,张师弟······

张师弟,弟子没法查看,应该在他飞泉瀑布楼中,弟子没有强制侵入的权限,要不师叔你给弟子个临时权限,弟子试试?”

党相君微顿,道:“他如今保密级别是和我同级,飞泉瀑布楼只有密组那老鬼有权限能强入,而且这么弄动静会不小,悄然查看是不可能的。”

周围几人,齐齐一凌。

党相君继续的道:“也就是他们不是因为同一事情离开的?庚金秘境核心?是要用传送门?知道去哪么?”

方纪祥摇了摇头,道:“不清楚,要不我嘱咐下阵部弟子?”

党相君点了点头,道:“嗯,让传送门那边留守的弟子,瞧瞧他们用的那个传送门,过去哪,马上给个回复。

这一个个的,宗门就这么四个育灵师,自己什么身份还不清楚么?都这么我行我素,枉我还以为是那小子一个人的毛病。

感情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几个都有这毛病!看来我确实得派点人,全天候的跟他们一段时间,给这一个个的提个醒。”

众人:“······”

育灵师就了不起啊,育灵师就该这么被关心啊,我们难道不是峰主嘛?怎么不见师叔你那次上点心的?

方纪祥感觉到了浮岛气氛怪异,充满了幽怨,他立即道:“弟子知道了,总控室那边事情不少,弟子实在没多少时间分心,弟子就先下去了,有了消息,下面的小家伙会直接通知党师叔和诸位师兄的。”

党相君点了点头,方纪祥虚幻的身形就直接消散了开来。

浮岛上,众人神色各异,再次陷入了沉默中。只是一行人,再没心情,关注下方这半凉的第三论了。

······

张德明通过阵法,回到了飞泉瀑布楼中,快速的回到了三楼,盘坐了下来,心神进入了育灵空间中。

刚一进入,张德明就是一愣,他对灵种的感应,竟然在持续减弱中,而且减弱的速度还不慢,以这速度持续衰减的话,再稍微多拖延一会的话,指不定又失去了感应了。

这是为什么?

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张德明带着疑惑,思绪闪烁,手上的动作,毫不迟疑。

术法:裂道之术●五行飞遁!

术法:裂道之术●隐息术!

术法:裂道之术●侦查灵眼!

因为不确定安全程度,张德明本着小心为上的方针,初步只裂了侦查追踪方向的道出来。

感应着越发微弱的灵种感应,张德明没时间过多思考,因为就目前这情况,随时都能断掉感应。

张德明不在迟疑,对着明明中的感应一抛,意识带着裂出的道,没入了道标牵引之地。

······

天灵门区域、最偏远的峦州。

天灵门势力范围,是以天灵门为中心,背靠横断山脉,呈现不规则的半圆形的范围,向外发散,管辖着周边十数州的。

既然是扇形,那么就不可能只有天灵门所在的渊州,一州之地,背靠横断山脉的。

有远离横断山脉的州,那就有处在半圆的直径上的州府,峦州就是处在直径上的,也同样背靠横断山脉。

十数州中,有五洲都或多或少和横断山脉接壤。除了渊州,其中有三州,灵力都颇为充裕,算不上贫瘠,是天灵门境内的富饶之地。

当然,对于凡人来说,这几州那就是穷山恶俗,毒瘴,毒虫,遍布,人际罕见的荒山野领,常年都很少见到一个人烟。

形成这样的原因,除了地理因素外,更多的是修行者们故意而为,灵山福地范围,人畜狗盗等红尘侵染越少,对灵气仙山越好。

因此别说荒山了,就是平原,只要灵气不稀薄,那么以当前修行者统治世界的人文,那也不可能出现很多的人烟。

而峦州,却成了背靠横断山脉的五洲中的奇葩,它虽然和其它四州一样,同样的背靠横断山脉,也属于山脉遍布的山区。

但是灵力却并不富集,甚至非常的贫瘠,灵力异常的稀薄,简直是天灵门境内,数一数二的贫瘠州。

因为这一原因,峦州的修行者,那真是千百年都见不到一个的,完全就像一个凡俗,仙人只是存在传说中。

虽然是山区,但是因为没有仙人的调节和影响,凡人极强的生存力下,经历长时间的发展,也生存着不少的人,当然还是算荒无人烟的州府。

······

很久以前峦州其实并不贫瘠,因为背靠横断山脉,灵气充裕,而且是天灵门境内,灵气最充裕的州。

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峦州和横断山脉接壤的区域,被一道惊天的裂痕给阻断了,这宛若天渊的裂痕,不仅断掉了峦州和横断山脉的接触,也断掉了峦州的灵力之源,断掉了整个地脉。

裂痕之后,峦州灵力可见的速度开始枯竭,开始变得贫瘠。

随着大家族、大宗门的迁出,小世家、小宗门的衰落,峦州就成了如今这仙缘极其罕见的样子了。

峦州、天渊沟壑内侧、横断山脉中。

这里灵气异常的充裕,似乎被天渊截断的地脉灵力,都堆积在了这一侧。

加上峦州没什么修行者,也没人能轻易穿过巨大的天渊沟壑。这里一旦进入横断山脉,不需深入,就可以说进入了横断山脉深处了,太极期妖兽都能轻易的见到。

······

在这样的环境中,无尽的原始森林里,一行五人,艰难的前进着。五人状态不一,都异常的糟糕,最好的一个,也是面色惨白,带着些许伤。

五人中四个三生太极,一个两仪一转,牵头的却不是两仪一转那位,至少不全是。

五人牵头就有两位,一个是太极巅峰的青年修士,一个是两仪一转的修士,而且看其样子,还是以太极巅峰的那位修士为主。

五人艰难前行着,中心处那个太极修士,身上不停的冒出着淡淡的寒气,将五人笼罩,不仅抑制着众人的伤势,更是隐藏着众人的气息。

而伤势最重的,就是那位两仪一转的修士,他前行都是被两位太极期的弟子扶着,缓缓的前行。

“哇······”

前进中,两仪一转的那位喉咙突然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队伍中,神情一直高度紧绷的寒气青年,几乎在对方喉咙涌动的瞬间,就有了反应。

在对方喷出鲜血时,他神情一动,身上本就不多的残余灵力,被调动了些许,微微波动间,空气中突兀的冒出了片片霜花。

一片片的霜花,直接飞入了对方喷出的鲜血中,在鲜血还没落地前,就因为霜花的侵染,变成了一个冰血棍子,避免了血水的溅射,留下痕迹。

“咔嚓······”

棍子掉在地上,因为吐出的原因,形状太过畸形,一碰就碎。

五人中,除了搀扶的两位,和冒寒气的那位,还有一位,此刻就属他没什么事情,负责着警备。

看到这状况的瞬间,他也神情微动,一根藤蔓冒出,将地上的冰血坨子,全部给拾取了起来。

用时他面前一株幼苗冒出,两片极其富有生命力的叶片,摇曳间,绽放而出。

随着叶片的绽放,他本就惨白的面色,更加惨白了几分,五人中,伤势他最轻,但是消耗他却最大,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透支阶段了。

他将叶片取下,来到吐血的两仪修士西门建秋面前,还不待他开口,吐血的西门建秋就皱眉道:“不是叫你别在动用治疗术法了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