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召唤哥哥(1 / 2)

加入书签

为什么班主任像是溜走似的应付两下就跑了?

知绘摸摸余感尚存的头顶。

她没有昏睡。

倒是睡醒的路飞从船头跳下来,按捺不住兴奋的说:“知绘,来钓鱼来钓鱼!要比赛吗?”

“嗯。”想到马上召唤哥哥的话,会打断班主任和哥哥的联系,知绘应下路飞的挑战,“来比吧,我不会输给你的。”

据以往在梦里的记忆来看,海贼船漂浮在海面不动,很大可能是因为正处于无风带。其他人都在午后有自己的事情做,唯独天真可爱的船长闲得不行。

钓鱼是一件非常需要耐心的事情。

和路飞并排坐在船栏上,知绘甩出鱼竿。

“路飞。”看着海面泛起的细微波纹,她轻声对着看过来的少年说道,“抱歉,我只能暂时加入你们。过几天,还是会回到我的世界。”

说出来好伤感啊。

知绘抿抿唇,微微低头。

在这个自由的世界,只要有路飞在,每天都会很开心。但她的梦想不在这里,哪怕很喜欢很喜欢,也不能任性。

橘发女孩微微蹙眉的忧伤模样,被路飞看在眼里。不想看她露出这样的神情,他皱起眉头。

“暂时的伙伴?别开玩笑了。”严肃的说完这句话,见知绘抬眸,他特地露出个弯眼睛笑,才接着说,“在我邀请你的时候,就决定你是我永远的伙伴。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谁管他。”

带着笑意的少年嗓音,显示出它主人的极度任性。

不敢相信听到的内容,知绘呆呆的问了句:“为、为什么?”

路飞给的回应是咧嘴笑笑,猛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什么为什么,就是这样而已。哈哈哈,知绘,你的表情,好傻。”

“傻?我才不傻。”知绘摸摸自己的脸,小声嘟囔了一句。

她只是非常感动,有点鼻尖酸涩而已。只是那点想哭的感觉,现在已经被路飞的取笑完全压下去,变成莫名的不甘心。

“路飞,知绘,在钓鱼吗?”从屋子里跑出的乔巴拿着网捞,跳到栏杆上,“我磨好草药了,让我也加入一个。”

恰好这时候鱼线被拉动,知绘用力拉起,在乔巴的帮助下,获得第一条海鱼。

到了傍晚,钓鱼比赛结束。

恰巧碰到鱼群,收获颇丰。鱼被分开放在两个木桶里,知绘蹲着认真的数清鱼的数量,扬起笑脸得意的说:“路飞,我赢了!”

“嘻嘻,知绘好厉害。”看到她双眼中有了初次见面时的神采,路飞笑着搬起两个木桶,“今天晚上吃全鱼大餐,山治做的特别好吃。”

在船上什么都不做,单单只玩乐显得过于没用,知绘赶忙说道:“那也让我帮忙拿一桶。”

路飞听话的放下一个木桶。

一旁的乔巴可爱的脸上满是疑惑:“知绘搬得动吗?我完全搬不起来。”

满满一桶鱼,以他没有变身的状态,是搬不起来的。

“完全没有问题。”知绘抓住木桶的铁框着力,轻而易举的搬起他,跟着路飞的步子走进厨房。

看了一下午菜谱的山治正在备菜,指挥他们把鱼放在一边。

知绘说明想要帮忙做晚饭的意思,山治扬扬卷眉同意。两个人合力做出一大桌子菜,摆上饭桌。

吃完饭收拾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知绘再次拿出卡片,在上面画出迹部景吾,对草帽海贼团说出求帮忙的请求。

是不是没有后遗症了,这一次就能验证。

“那个,这是我使用能力的召唤语,谢谢你们愿意帮忙。”知绘翻过卡片,对着草帽海贼团不好意思的笑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神,迹部景吾,我的哥哥。”

体验过被召唤的的感受,看到紫灰发色的青年出现,草帽海贼团没有觉得奇怪。

迹部景吾身高有一米八五,这样的身高差距下,知绘每回跟他见面,必定会被敲头。手劲不重,演变到最后竟然变成必有的兄妹互动。

“别这样哥哥,都是你总敲我头才害我长不高。”面对着哥哥那双略微宠溺的暗蓝色双眼,知绘经常不自觉的就变成软糯的语气。

“呵。”迹部景吾垂眸就是一声冷笑,刻意板起脸,“居然先见你的班主任啊恩?你把我这个哥哥放在哪里?”

“放在心里啊!”知道他不可能真正生气,知绘无辜的眨眨眼,转而介绍起船上的伙伴们。

她说得详细,迹部景吾也听得认真。

双方互相打过招呼,迹部景吾微微躬身,诚恳的拜托:“这段时间,知绘要拜托你们了。”

“知绘是我们伙伴,哪有拜托这么严重。”面前青年的礼仪完美无缺,娜美不太适应的摆着手,随后看了路飞一眼。很久以前,路飞的哥哥暂时上船,的确也做过和迹部景吾一样的事情。大概天底下的哥哥都是一样的,对弟弟妹妹的关爱之心大过一切。短暂回忆后,她笑笑,“我们先出去了,你们兄妹两好好聊聊。”

“谢谢。”迹部景吾浅笑着道谢。

有她的带头,草帽海贼团的成员都悄悄退出了餐厅。好奇新出现的人物,路飞本来不想出去,却被娜美强行拖走:“知绘要和她哥哥讲话,你别在这里碍事,出去先跟乌索普他们玩。”

看到路飞依然皱着眉头看这边,知绘朝他挥挥手,换来他大大的笑容。

“看来本大爷的妹妹,刚才说的心里有我是假的。”看到知绘和路飞的互动,迹部景吾拉开椅子坐下,“真是伤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