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入v三合一(1 / 2)

加入书签

“是你一直叫我外号,所以我……”反过来被指责,知绘弱弱的反驳,“我名字发音又不长,很好叫的。”

见爆豪胜己还是背对着她,知绘无奈的走过去,主动道歉:“对不起,误会了你的意思。还故意躲起来吓你,朝你大声。”

“你蠢吗?不是你的错居然还道歉。”感觉脸上的热度散了,爆豪胜己转过身。

看到他脸颊上还有未散的粉红色,知绘突然也觉得怪怪的,她摸摸脸蛋,扁扁嘴:“我才发现你可能是个傲娇。”

“哈?”爆豪胜己很快否认,“老子傲娇?怎么可能。”

“嘻嘻。”知绘敷衍的笑出声,暗自想以后就把爆豪胜己的话反着听,“我担心小葵,先走一步。”

全力奔跑回到家,刚一开门,喵喵的声音就传过来。小葵还是有点怕生,蹲在沙发边边,一副见势不妙就会躲起来的模样。

知绘进房拿出逗猫棒,在它面前晃动两下,先跟它玩了好一会儿。

需要画成漫画的轻小说,编辑在手机上留言说已经发了快递包。想着早点完成工作,知绘提前在网站上看了一部分。

这本轻小说居然是穿越到网游中,开场满级的装逼流。收服手下套路满满,不知不觉看到十一点,知绘才睡觉。

稍微有了对主角的印象,在学校,知绘也没有闲着,利用课余时间画起草稿。

“听说B班出事了,今天好几个男学生请假,说是陷入昏睡。”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以后,班上几个男生凑在一起,在聊B班的事情。

“喂喂喂,昏睡是从昨天开始的吧,到底怎么回事?”切岛锐儿郎咋咋呼呼。

“我感觉是灵异事件!”峰田实眉眼耷拉,露出一副严肃的神情,嗓音故作恐怖感,“美女鬼魂吸收他们的精神气什么的,嘿嘿。”

知绘打草稿的动作停下来,走过去问道:“上鸣同学,他们班很多人都出现昏睡状态了吗?”

上鸣电气点点头:“刚才路过他们班,听女生聊到。”

“是从物间宁人开始的?”

“嗯。”上鸣电气咧嘴,爽朗的笑,“小知绘,原来你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怎么样,明天是周末,要不要一起去鬼屋转转?”

“抱歉,我周末还有事情,谢谢你的邀请。”回到座位上,知绘暂时收起画板。

从物间宁人身上感觉到的冷意真真切切,而且他昏睡之后,还有别的同学也出现同样的状况,不管怎么说都透着一股不寻常的感觉。

犹豫要不要去B班看看,知绘站起身,往门口走。绿谷出久刚好进门,弓着背,没精打采的从她身边经过。

很冷。

莫名其妙的冷。

知绘摸摸与绿谷出久靠得最近的手背,试图扫平上面忽然起的颤栗感。绿谷出久回到位置上就以额头贴桌面的姿势,坐着不动了。

知绘走到他旁边,拍拍他的肩膀喊道:“出久,出久?”

“知绘?”绿谷出久抬头,耷拉着眼皮,语速缓慢,“有什么事么?”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嗯,有一点点。”绿谷出久似乎也很困惑,“后、后背突然好重。”

闻言,知绘向绿谷出久的后背看去,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想了想,转而问道:“你刚才去哪里了?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刚才去了厕所……撞到一位别人班的同学。”绿谷出久的眼睛逐渐闭合,倒在桌子上睡了。时不时抽动的眉心,昭示着他睡得并不安稳。

知绘皱起眉头。

“让开,挡住路了。”

听到爆豪胜己的话,知绘向旁边走了一点,让爆豪胜己过去:“出久的状态不太对劲。”

“嘁——”拖成长长的嘲讽音,爆豪胜己低眸扫了眼一直让他不爽的人,“怎么看只是睡着,能有哪里不对劲?”

“不不不,胜己,B班的事情你听说了吗?昨天有两个男生昏睡,今天也有好多同学没有来。”知绘说着伸手摸了下绿谷出久的额头,被那阴冷的凉意惊得打了个哆嗦,“你看,出久身上的体温很低,我们得送他去保健室。”

说着,知绘拉起绿谷的手腕。

沉睡的绿发少年四肢无力,她犹豫着要不要把他直接扛起,旁边传来饭田天哉的声音:“绿谷交给我,迹部同学,马上要上课了,你好好听课。”

饭田天哉身材高大,把绿谷出久接过去背在背上,直接出门,刚好碰到进门的麦克老师。

“绿谷,也昏睡了?”对B班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麦克直截了当的问。

饭田天哉点头:“是的,老师。我正要把他送去保健室。”

麦克微微皱眉,走到讲台上时,转换神情,像什么都没发生般开始讲课。昏睡事件已经在发酵,但不能给学生造成恐慌。

趁下课,知绘去保健室看绿谷出久,得到的答案是,他单单只是睡着,根本没有别的问题,待会儿他妈妈就会接他回去。

知绘又握了下绿谷出久的手,顺便也碰上他两边肩膀,才跟治愈女郎道别。

保健室离教室有一定的距离,来得时候她走得很快,回去的路走了一半,才发现不对。后背上像莫名背上五十斤左右的重物,弄得呼吸沉重。

不会真的被她猜中了吧?

绿谷出久说,他撞到人后才感觉身体不太对劲。所以,知绘才会特地触碰他的肩膀。难道,后背沉重过后,她也会昏睡下去?

一步步回到班级,知绘刚坐在椅子上,突如其来的困意迫使她合上双眼。

再睁眼的时候,她看到爆豪胜己走到她身边。

“喂,橘子头?”

啊,这家伙怎么还这样叫人?

已经改掉称呼开始叫他胜己,知绘顿觉不服气,站起身回到:“我不是橘子头!”

爆豪胜己没有回话,只伸手过来。

被那只手直接穿透,知绘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她低头,看到桌子上还睡着一位橘色头发的女孩子。

这样从上往下看,还真的有点像橘子。

等等,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应该问为什么她会看到她自己才对吧?

而且……

知绘走到旁边,愣神的看着待在她背上的一团奇怪的东西。它身上全是笔墨涂改的痕迹,勉强能分辨出脑袋和四肢。像是谁对画出来的东西不满意,随手用笔瞎盖一番。

“物间宁人!”敏锐的找到事情的关键点,知绘喊出这个名字。

那家伙当时接画的时候,的确碰过她的手指头。合着他转头就试验起她的个性,弄出这么一团……画渣渣?

刚给奇怪的生物起完名字,知绘便发现视线抬高许多。低头一看,她的双脚上缠绕着黑色的线条,拉着她前行。

这线条要去哪?

知绘没有挣扎的,任由它带着她走,直到进入B班。

B班的老师在讲台上上课,座位空了许多。黑线连上的地方是和画渣渣一般大小的人型生物,它站在物间宁人身边。物间宁人一脸哀伤,其他的学生也是一脸丧气。

绿谷出久也在里面,唯独他眼神坚定,看起来斗志满满:“不能放弃,只要想到办法,我们一定能回到身体里。”

物间宁人摇摇头:“没办法的,我们都试过了。出不了B班教室,也没办法把脚边的黑线弄断。”

“嗨。”知绘主动向着那群人打起招呼,反正除了脚上缠着黑线的灵魂们,其他人看不见,也听不见她说话。

“知……知绘,你怎么也被抓来了?”绿谷出久满脸担忧。

“反正就是被抓来了。”知绘没有说出原因,笑着走过去,“我说物间同学,你是不是悄悄复制了我的个性?”

物间宁人躲避着知绘的视线,回答道:“我……只是小小的做了下尝试,没想到会召唤出这样的东西。”

他说话的时候,很明显的,站在他旁边的画渣渣又长大了一分。

对物间宁人的话有反应?

“你有试着拜托他什么吗?我召唤来的人物,都是帮助我完成某件事才消失的。”知绘提议。

“试过了。”早在先前就观察出这个个性的使用方法和流程,物间宁人低头十分失落,“完全没有用。”

召唤的一开始,他根本看不见这个怪的存在。到了晚上,怪物入侵到他的梦境,搅得他整晚睡不着,昨天上课时候不小心睡过去,再睁开眼睛已经只能看着同学们把他的身体扶出教室。

“我们完了。”物间宁人低声说,“我的人生,真是无比短暂,明明还没有让A班认输。”

“只是班级名字,你不用这么介意。”说话间,知绘好奇的试了试漂浮在半空中的感觉,“真正能决出胜负的,是获得英雄执照以后的英雄活动。”

“这些先不说,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回不去?”

“我为什么要担心?”

物间宁人看着欢快到满教室乱窜的知绘,顿时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再偏头看看一直紧贴着他的,线条怪物,心底默默流泪:别了,曾经在雄英挥洒过的青春。

随着暮色降临,放学后,教室里的学生陆续离开,雄英内部开始变得静谧至极。

知绘扯扯脚边的黑线,开始在教室后排用线比划起来。到处乱窜之后,她确定了只要她不出这个教室,线条可以在教室里随便拉长伸直。

“知绘,你想到办法了么?”绿谷出久看着知绘,一双眼睛里亮亮的。

知绘点点头,把脚边的线条缠绕在手指上。类似灵魂出窍,还需要用到刀的事件,她只会想到一个人物。

这样画画估计是头一次……

艰难的将线条摆成想要的样子,知绘站起身,招呼那边失落的B班团:“那个,你们能过来一会儿吗?”

几个B班少年互相看看,走过来。

知绘伸手对着地上,用线条摆出的人,说出口号:“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神,夜斗。”

用五元钱就能获得帮助的,帅气神明夜斗。穿着身运动服,脖子上系着白围巾,战斗的时候会使用日本刀,武技超强,还能驱鬼。

勉强,把画渣渣算作鬼?

“啊咧。”已经出现的五元神握着刀,一脸莫名,“是谁呼唤了我?我还没同意。”

神明的承受能力应该比较强?

知绘开启共享。

短发神明神色微怔,冰蓝色的眸子里似有微光闪过。看着人类科技持续发展,八百万神明全部避世,他也能理解这种出现在漫画里,如同召唤一般的超能力。

“抱歉,突然把你叫到这里。”等了一会儿,知绘才说出请求,“夜斗大人,请你帮忙救出我们。”

“伤脑筋。”夜斗晃动脖子,“要打没有酬劳的苦工么?”

“等我回到身体里,会给你香油钱的。”怕夜斗心里不舒服,知绘马上补救。

夜斗笑笑:“可以,一言为定。”

他转身回望着教室里唯一的怪物,诧异顿生:“居然是因言灵之力而产生的妖?先说好,我不一定能砍它。”

在他视角里的人形怪物,身上明显缠绕着黑色的言灵之力。

夜斗抬起刀,在心底嘱咐着:要上了,雪音。

神明挥刀特别利落,说砍就砍。沉默看着的物间宁人缩缩脖子,生怕对方连他一起砍了。他不能离开召唤出来的东西,只能被迫跟他挨近。

刀起刀落间,知绘看着画渣渣变成好几块,现出中间纠结在一起的黑气。

而夜斗已经手指拂过刀刃,念出除妖咒: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吾夜斗神降临于此,臣服于雪器之威,拂除种种污秽障壁,斩!

伴随着刺眼的白光,黑气化成粉末从教室里消失。

脚边的黑色线条不见,危机解除,知绘松了一口气。

夜斗却冷声说:“还没完。”

知绘回眸看向周围,瞬间倒吸一口气,后退两步喊道:“你们到我这边来。”

教室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单只眼睛的妖怪,像是原来画渣渣的缩小版,身上却又带着些看着让人不舒服的黑雾。

夜斗的战斗还在继续,可小妖怪们似乎生出了灵智,发现打不过,全部退出教室。

知绘飞着跟出去。

暮色下,教学楼下面的空地上旋起黑色雾气,那些小妖怪们在里面组合在一起,变成一只大的,活像电影情节成真。

知绘看得很感兴趣,试图记下夜斗战斗的画面,回头画下来。

“果然,知绘你知道的人都好厉害。”平时也见过敌人用个性作乱,但这种,明显出现在走道中间,也有未离校的学生还在,居然都像看不见一样从中间走过去的情况,绿谷出久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是个真正的神!超厉害的!”说起喜欢的人物,知绘的脸上立刻呈现出兴奋的神色,“不说别的神明怎么样,反正梦见那个世界的时候,我最喜欢的神明就是他。”

这话一出口,前头正跟妖怪战斗的夜斗很明显脚一跌。

意识到还开着感情共享,知绘赶忙关掉,然后跟绿谷出久小声说:“不过他已经有喜欢的女生了,哈哈哈,超甜。”

两个人说话间,大妖怪被夜斗除掉。

认为事件已经结束,知绘朝着夜斗的背影挥挥手。

夜斗回过头来,就见刚才还对他热情表白的信众,居然在赶他离开。

……女信众的心思真难懂!

“我送你们回身体。”灵魂离体后没有自动回去,夜斗猜测大概是这个世界和他的世界还是有所不同的原因。借着还能使用的神力,他瞬移着把知绘身边的其他灵魂先一个个拎回身体,最后,才走向知绘。

感知到知绘的身体就在学校,夜斗搭上她的肩膀:“走。”

是保健室。

爆豪胜己正站在病床边,背后背着两个书包,一脸郑重。

“把她留在这里也可以。”相泽消太懒洋洋的开口,“爆豪同学你可以先回去。”

他当然知道他可以先回去!

说到底谁让躺在床上这个家伙没有家人在身边?放任她在学校这样昏睡着不管,也过于奇怪了吧?

爆豪胜己犹豫再三,想到已经问过老太婆意见,还是决定把知绘先带回去。

他伸出手臂。

看到爆豪胜己的动作,知绘催促着夜斗快点把她塞回身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