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回到家里之后(1 / 2)

加入书签

处理完手上的纸条,死柄木?t直接伸手:“给我。”

“嗯?”知绘把纸条一张张看过去,选了那张涂抹过很多次答案的纸条留在手心,其他的递过去,“这张我要好好留着。”

“为什么?”

知绘笑着翻开纸条给他看。

[迹部知绘对于死柄木?t来说,是陌生人敌人还是朋友?]

[朋友]

是他纠结很久的那张纸条。

猛然将手里其他的纸条捏碎,死柄木?t将双手放在口袋里,突然躁动起来的心才慢慢归于平静。

“只是短暂的答案……留下来根本毫无意义。”他嫌弃的瞥了眼知绘,转身往房间外面走。

知绘撇撇嘴,把纸条放进腰间的口袋保存好,小跑着跟上去:“我们出去吃饭吧?我还有点饿。”

死柄木?t像没听见一样,站在门外不动。有两条路,右边通往酒吧前台,左边是后门。他动动手指,转向左边。

穿过幽暗的小巷,再前行一段距离,繁华的街道呈现眼前。

看过路标,确定这里不是雄英附近,知绘耸耸肩,跟上前面的青年。环顾周围都是些较大的店面,她四处寻找,居然看到美食街的入口。

“我手机和钱包都不在身上,回去以后把钱还给你。”

拉着死柄木?t的手腕往目标点走,知绘站在章鱼丸子的摊位前,跟老板点东西,不忘回头又问:“你吃什么味道的?”

死柄木?t阴着脸,边付钱边摇头拒绝。

美食街里人流量很大,因为是傍晚,有带着小朋友来吃小吃的,也有各年龄段的情侣。所有人都显得轻松写意,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和迹部知绘一样。

比起他回答问题的简洁,纸条上,她详细解释了她的个性,连后遗症是什么都写得清清楚楚,连为什么当英雄也是。

[想像父母一样,然后替他们成为NO.1。]

单纯的想要继承父母遗志的答案,死柄木?t却总觉得有某个地方不对。

“啊,我们去那边喝点东西吧!”

拿到章鱼丸子,知绘迫不及待的往另一边跑。在饮品店里坐下来,强迫死柄木?t点好饮品,就这么安静的坐下来。

店里的老板养了一只大白猫,懒洋洋的趴在柜台上。

咽下嘴里的丸子,知绘笑笑:“唔,我跟你说,我也养了一只猫,还很小呢,也不知道它在家怎么样。”

死柄木?t盯着大白猫,没有回话。

他这么沉默,知绘一下子联想起先前打游戏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也是她在说,他在做。

先前被毁的纸条上,死柄木?t的答案过于简洁。能这样心平气和的坐着喝东西,也在于他回答带她过来不是为了杀她,也没有想过杀她。

至于救了他的师父allforone的身份,知绘打算回去问哥哥。

店家送上来两杯奶茶,知绘把死柄木?t的那杯放在他面前。看他还是沉浸在某种思绪中的状态,便提醒道:“别想了,有什么想问的问我就好啦。快喝,冷了味道不好。”

被猜中想法,死柄木?t抬眸。

从答应她玩真心话游戏开始,他就已经陷入她的节奏。就像在Game里和她决斗,按下的每个技能都她提前躲避。

【啊,知道了。】

死柄木?t低笑一声,含住吸管喝了一口里面的液体。

【迹部知绘,虚假的人类。不管是游戏里还是现实里,果然,是个有趣的存在。】

奶茶口感不错,配上章鱼丸子,全部解决后,知绘的肚子饱到不行。看到店里的时钟指向五点,她再次拉着死柄木?t往外走。

这条街上居然还有电玩中心。

知绘快速走到娃娃机的地方,站在超大的猫玩偶面前:“呐呐呐,玩这个吧,?t。”

因为非常想要,她的眼神中闪着微光。

死柄木?t躬身走到前台换币,两只手指拈着小盒子走回来。

这种大型猫玩偶,需要控制剪刀剪掉猫玩偶的那根红线,才能拿到它。稍微时机不对,都不会成功。

知绘试了好多次,都没能办到,失落到整个人都焉了:“算了,还是夹娃娃比较简单。”

她拿起两个游戏币,走动着寻找合适的娃娃机。有的娃娃临近出口,姿势趴伏,会比较好抓。

找到一只绿乌龟玩偶符合要求,知绘扔下游戏币,控制摇杆,很快成功。

高兴之余,她一偏头,才发现死柄木?t没有跟过来。

再一看,死柄木?t还站在猫玩偶的机器边,而里面的猫玩偶,正被他提在手上。

没有想到他会成功,知绘小跑过去一顿夸:“哇,?t,你太棒了!”

电玩中心里的光线比较杂乱,但不妨碍死柄木?t看清她的笑容。灿烂单纯,真真切切的开心。

“那么高兴做什么,又不是你的。”死柄木?t垂下手,把猫玩偶拖在地上,拿着游戏币转身就走。

知绘傻了眼。

这家伙怎么肥四?

脸好疼。

她把手里的绿乌龟圈在手腕上,干脆利落的转身,和死柄木?t走了相反的方向。没走两步,角落里的某个人将一张铭牌递到她面前。

那上面有迹部家的标志。

“请问您需要帮助么?大小姐。”

知绘正想点头,勃颈上忽然被一条手臂捞住。与此同时,电玩中心的灯光全灭。

阴暗中,那个男人的声音加大:“大小姐,您怎么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