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办公室谈话(2 / 2)

加入书签

“我可以回去设计,明天交么?”

“可以。”相泽消太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引申开来,“目前你对你的新个性有哪些了解?”

“今天的后遗症时间很短,大概只有五分钟的样子。”没从相泽消太的神情上看出苛责的成分,知绘认真的作出分析,“老师说过跟念出口的感情有关,我猜或许也跟人数多少有联系,这些还要在后面再多试几次才行。”

“召唤出来的人物会在完成我的一个委托后回去,或许,在没有完成委托的时候,能一直在这个世界。”

不过这一条,真正要测试起来有些过分。不管是谁,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完成,怎么好让他一直待在这个世界呢?

“关于这条假设,”相泽消太的声音冷下来,“你有没有考虑过,假如你的「个性」像敌人那样暴走,攻击你的同学们,你该怎么负全责?”

之所以不说欧尔麦特,是因为他实在无法说出口,NO.1英雄承认他会输。

知绘陡然一凛。

能通过个性见到想见的人,跟他们交流,是很好没错。只是,拿今天的例子来说,假如琦玉老师和欧尔麦特万一真的打起来,后果绝对严重到她无法承担的地步。

再想想黄猿。

召唤出来之后,身负闪光能力的他,很明显在新环境中直接选择隐藏自己。

这是很严重的隐患。

想着各种可能会有的可怕后果,知绘握紧了拳。

看出学生的紧张,相泽消太沉默的等待着。

办公室陷入一段长时间的静默,良久,知绘忽然主动迎上与相泽消太的视线。

“老师。”她极度冷静的说道,“我想成为英雄。”

相泽消太好整以暇的与她对视,凌厉的视线极富穿透性:“在你们这届之前,我开除过的所有人都想成为英雄。”

这句话已经到特别严重的地步。

知绘一下子慌乱起来,鼻尖的酸意翻涌而上,她强行压下去接着说:“所以在雄英,老师就是最好的枷锁,能控制住我不是吗?”

这话一出口,门口突然传来咚的一声。

师生俩同时向那边看过去,只见一戳黄毛露在门框边,还有麦克的声音传过来:“欧尔麦特先生,过来一点,你的头发会暴露的。”

“你的声音才是暴露了啊!怎么会突然撞到墙壁?”

“恐怕麦克老师是联想到别的方面才会这样。”校长的声音也出现了。

“NONONO!刚才明明有外力破坏我的身体平衡。”

“真的?”校长的声音透着股愉悦,“说起来,曾经有人举报你在办公室阅读某种杂志与画刊。”

“怎么可能,我只是跟相泽开过玩笑……Oh,No,难道?”

“喂喂,迹部少女全都听得到。这样的话题是不是过份了?”

所以……几个大人是在借着聊天缓解偷听被发现的尴尬吗?怎么办……雄英的画风已经完全崩塌掉了。

知绘默默吐槽着,刚才生起的难过情绪一瞬间消散。

她瞅了眼班主任。

发现相泽消太刚才凌厉可怕的气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无奈。

“想听就进来,办公室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说着,他斜睨着门口。

校长根津先走进来,可爱的脸上带着笑意。

“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了。”他径直走到知绘面前,动物的眼睛显得分外真挚和单纯,“迹部同学的个性,某种程度是在拓宽我们现有的认知。在超乎我们之外的力量下,大家都会变成普通人。”

“正如一开始我们讨论的那样,相泽老师是迹部同学最合适的老师。”

“未来是多种多样的,我们应该给予学生更多的信任,如同政府愿意让我来当雄英的校长一样。否则,让学生来取笑我们,不觉得会更可怕么?”

“抱歉,相泽老师,迹部同学,我们并不是故意偷听,只是怕打断你们的对话。假如无法原谅的话,我可以特别让你们摸摸我的皮毛。”

最后的一句话把氛围变得莫名轻松。

“没关系……”相泽消太盯着校长柔顺的皮毛,压下说不原谅的冲动,抬眸对知绘说道,“由于你的个性具有特殊性,今后的训练会与他人不同,作好相关准备。”

知绘点了下头。

“咳咳……”相泽消太假意咳嗽了一下,在校长的目光中补充道,“有什么情况,老师也不会袖手旁观。”

谁叫刚才小姑娘连枷锁什么的都说出来,校长又为缓解氛围故意暴露偷听,一系列的举动倒显得他是黑脸角色。

知绘又点点头,特别有礼貌的说:“那么各位老师,明天见。”

她沉默的走回家,居然看到爆豪胜己站在门口。

正打算问为什么,爆豪胜己经先开口道:“老太婆叫我来邀请你到我家吃晚饭,来不来随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游戏竞技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