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一招挡剑,一招碎剑。

这位新上任的文学院长皇甫云龙,在余乾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并不是皇甫云龙太弱,而是余乾真的太强。

皇甫云龙全身筋脉尽断,但并未死亡。

此人口中还藏有重要秘密,揭开‘暗流’真相的秘密信息。

拍卖会结束,魔君遗骸的归属暂无任何异议,虞井拒绝前往医学院疗伤,表示自己只需要吸收足够的日月精华就能完全恢复。

重伤昏迷的皇甫云龙被送至医学院接受治疗,考虑其重要性,皇甫云龙所在的病房由【秘部】成员轮流看守。

本次拍卖会,虞井为得到魔君遗骸所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虞井可是正面经受大神官的‘离魂神术’后,再硬抗皇甫云龙的最强斩击……身体本质已经受到创伤,没有几天的安心休养是不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的。

因此,钱院长也没有在拍卖会结束后,因私欲而占据虞井……开着私家车亲自送虞井回寝室休息。

独自站在寝室窗户边的虞井显得若有所思。

盯着左手背的【君】字以及这一颗遗骸消散所留下的晶珠,这一场拍卖会可谓是收获颇丰……而且「邪神化」的感觉变得与以往不同了。

虞井来到曾经大一期间的修炼之地,也即是曾经与阿萱第一次相遇时,深山旅店所在的学校山区。

就山顶隐秘处盘膝而坐,吸收日月精华,慢慢调养着伤痕累累的身体。

正在虞井屏息凝神疗伤时,一只冰冷手掌落在虞井肩膀。

条件反射,虞井反手就是一击吞脑秘术……谁知身后什么人也没有。

此时,穿着紫色西装的面具已经站在虞井面前。

面具笑脸下传出低沉的声音:“真是警惕呢,虞井同学!你这一招要是打在普通学生的身上可是会出人命的。”

“没办法,因为我没能察觉你靠近的过程,因而断定找上我的是强者……加上我在拍卖会里的行为,相当于正面挑衅涉及‘暗流’的相关人员的威信……他们很有可能趁我还未恢复,对我实施报复行为。”

“明知道这一点,你还一人在这里修养?真是不怕死呢。”

“如果能将这些家伙提前引出来,不是更好吗?话说面具校长找我什么事情?”

虞井很好奇,明明面具因为战争的事情忙不过来,甚至无暇顾及‘暗流’一事,为何还要单独找上自己。

面具也不嫌弃弄脏西服,就地而坐,“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不管最近学校里的事情?”

虞井连忙摇头否决,“校长你所在的高度与我不同,看到的‘大局’也自然不同,我相信你的判断。”

“哈哈!你还真有意思……不过,我找你可不是为了谈论这件事。而是和你说一些比较有趣的‘邪神秘事’。”

何大民敲打着自己所佩戴的面具。

“距离上一次教你「邪神化」已经是四个月前,今日你总算稳固下来。一般来说,想要在‘门’的另一端找到答案,至少也得花费个十年、二十年。更别说你这种多重混沌汇聚于一体的特殊传承者。”

突然,何大民牵起虞井印有【君】字的左手,转眼间由山峰顶部回到虞井的学生寝室。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