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大神官对于到底是谁在学校里搅局并不敢兴趣,帮忙结束,直接返回旧日学院。

梁教授在清醒的瞬间,十分坚决地说出一个名字——陆眠。

这让虞井体内的怒火,遍及全身,青筋在额头跳动。

“校长,请立即让第二战区的总负责人验明陆眠的身份!”

“虞井啊,你也是太过激动……你觉得还来得及吗?既然陆眠能设这么大的局,肯定会料到我们会想办法解除梁教授的梦境。从案件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足足八天,已经来不及了。”

一股青莲本液流过虞井全身,使其慢慢冷静下来。

的确,陆眠的底蕴应该有很多,除开背后有【中央议会】的支持外,通过设置在梁教授脑袋里的邪阵也能看出,陆眠他也应该夺得某种邪神的力量。

“嗯……梁教授既然已经安全,这件事情从长计议吧。如果证明陆眠正是‘暗流’的主使者,校长你打算怎么做……难道!?”

虞井问到这里,突然回想之前面具在中央议会的发言突然想起什么:“难道,校长你是想!?”

何大民的面具裂开阴森的笑容:“呵呵,虞井你还是蛮聪明的嘛。要玩就要玩大一点……改革,可需要足够大的布局与心境。”

面具的手掌拍打在虞井肩膀上:

“所以,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太多!你只管专注于自身实力的提升……专属神器还没有炼成吧?在前往第四战区前,务必准备好一切哦。”

“好的。”

“宁衍治,不出意料会足以攻破第二、第三战区……到时候,我们的主要战斗力都会被迫转移至第四战区……这一场史诗级的战役,也将在第四战区正式打响。”

“嗯,我会准备的……这段时间内,我还打算弄清陆眠的邪术手段,以防万一。”

“去吧,去吧。”

分别时,虞井一个深鞠躬:“谢谢校长帮忙。”

“哎……又来了!快去忙你的事情吧。”

…………

时间也已经不早,虞井领着余小小先行回寝休息。

第二日清晨,吃过早餐的两人立即前往医学院,虞井首先打算调查的就是‘天怡’的尸体。

既然知晓本次校园‘暗流’事件,真是陆眠主使。

虞井更加偏向于天怡是被陆眠所杀,然后嫁祸给梁教授……至于为何陆眠要杀天怡,虞井猜测可能与邪神有关。

“软老师失踪……极有可能在拍卖会当日,因为软老师对于大海的亲密性,感应到什么,找上梁教授一同帮忙!事件可能发生在太平洋,陆眠的睡梦能力恰巧与克苏鲁喜欢做梦的特征相符合,这些事情脱不开关系。”

虞井来到医学院,实在不好意思,再度找上毕东山。

想要见到涉及到学校重大案件的前院长尸体,就算是面具校长,也需要提出申请。

“稍微有点麻烦!我能进去天怡尸体所在的停尸间,但不能带人进去。”

“这样吧……”虞井将自己的计划告之毕东山。

“行。”

虞井以「神枢」为中心,将全身收入大脑神枢中,化为一颗植物种子,编制成植物手链戴在毕东山的手腕上。

进入前会进行全身检查,种子就算吞在体内也会被检查出来,干脆直接戴在手腕上。

由虞井所化的植物种子散发着生机气息,能蕴养毕东山的肉体,正好与毕东山不太好的身体相映衬。

即便是中央派来的人,最终经过商议后,也允许毕东山带着这串手链进入其中……神医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任何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