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M.

“麻烦!这妇人有着无限贴近真府期的水准,与白婧婧差不多。”

这对于还不能进行「鬼态」变化的张刑来说,根本就是不可对抗的强敌。

对于张刑这次的表现,虞井心中甚至给出95分的评价……如果张刑比较平凡,虞井会将其视作弃子,死掉或者离开电影世界都不管虞井的事。

然而,张刑展现出来的潜能极高,虞井想要召入麾下。

“实在不行,我就出手制止……大不了与鲜血地下组织全面宣战,哈斯塔也差不多将事情调查清楚,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我与哈斯塔联手,就算这里真有邪神也挡不住的。”

虞井认真观看比赛,一旦张刑撑不住,自己就将出手。

…………

“跟不上……”

张刑有些懵,开阔的迷宫环境牵满着红丝线,连同身后的道路出口也被彻底封死……最可怕的是,自己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速度。

脚踝切伤,张刑能保持站立已算不错,只是移动能力基本丧失。

嗡!

老妪再一次消失于血丝线上。

张刑反应过来时,只见没有眼球的老妪已经贴在他的身旁。

张刑已将自身逼至极限,尽可能用一只手去阻挡,另一只手提着电锯尝试反击。

“糟糕!!”

电锯挥空,贴在张刑身上的血铠再度被利器给割破。

这一下可伤得不轻,划破脖颈,连同气管与动脉都被割裂。幸好没有完全切断头颅,还剩着一张皮与几厘米的血肉连接。

噗通!

张刑重重栽倒在地,单手捂着不断向外溢出鲜血的伤口,身体抽搐不止。

即便如此,张刑依旧没有半点退怯的想法,眼神里满是仇恨与怒意。

由于伤口内填满着老妪的血液丝线,不断破坏血管裂口,连最基本的‘止血’都做不到。

即便血液不断流失,张刑另一只手依旧在挥舞着电锯,试图战斗,对于死亡毫无畏惧。

“不惧死亡的人,真是少见。”

站在血丝上的老妪,也有些看好这位青年。只是这一次的【虐杀宴会】十分重要,她必须保证能力第一名入选。

一阵光芒闪过匕首,老妪即将下最后的杀手。

此刻的张刑也流失身体大半血液,挥舞电锯的右臂也慢慢停止下来,全身发白。

观众席的虞井也已经蓄势待发,保证在最后一秒将张刑救下。

老妪最后说道:“可惜……你不懂虐杀宴会的规矩,年级轻轻就来参加这样的比赛,真是浪费天赋。你鲜血将让我年轻十岁,死吧,可怜的小家伙。”

匕首闪烁,老妪动身。

张刑也在这一瞬间再次体会到死亡,这与他第一次融合鬼珠的感觉相类似。

当时的他在融入鬼珠后,身体几乎全部化为血水,只剩一颗心脏落在地上与鬼珠完成最后的结合。

再度感受如此真实的死亡感。

这一瞬间,时间仿若静止,张刑意识落在一处血潭之中。

咕噜咕噜!血潭另一端气泡涌动,浮现出一名全身由血液组成的男人……

“你这小子还真有意思!就让你体验一次何为‘血液’,让你体验一次真正的力量!”

这位由鲜血构成的男人,正对着张刑走过来,一把撕开他的躯体,化为一团团血液融入其中。

完全意义上的融合——鬼态开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