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黄色文书》合上。

虞井第一时间追出房间,只见旅馆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小孩拖拽着残破的红伞小楼,随后气息全部消失。

“这小家伙到底什么来头……虽红伞只算是【零】的附身载体,但也足够威胁到真府初期的强者。这小家伙居然轻易就将红伞里的女鬼脑袋给榨干,这部第一等级的电影里,居然有这种层次的鬼物?嗯……这是什么?”

虞井转身重回房间时,留意到在门缝下端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包装完好的南瓜棒棒糖。

“小孩不小心掉落,还是故意留下的?”

虞井撕开棒棒糖的包装,糖果上有着棱角分明的齿纹,像是由牙齿咬成的。

白婧婧的后背已被汗水完全浸湿,她的人生经历中从未遇见过这样强大的鬼物。

刚才见到女鬼头颅的一瞬间,即便不是冬霖的主体,也让尚未开辟真府的白婧婧全身战栗不安,甚至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

“婧婧,你还好吧?”

“刚才的红伞与脑袋是什么东西……主人你体内怎么会有这样危险的鬼物?”

虞井无奈地挠了挠头,“之前不是给你说过吗?我的第二场电影耽搁太长时间,正因为在电影里配合无心院长对抗这只‘雨女’……暂时将她肉身与意识灵魂分开收,监于我的真府世界中,没想到居然在我扩建真府的空隙期间,使用出【附身】的能力。”

“要知道由无心院长创造而出,堪比真府的僵尸几乎都在瞬间被附身……”

白婧婧微微以犬牙咬着嘴角,似乎有些误解虞井这句话的意思。

这时,虞井的手掌落在她白色的头发上,摸头的同时挑动着两只柔软的兽耳,一阵舒心的感觉让白婧婧脸颊绯红。

“别想太多,这种级别的鬼物就连我独自碰上,也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向目的地进发吧。”

夜里,两道身影迁跃在建筑顶楼之间,向着这部电影最重要的小学赶去。

虞井虽在口中说着没什么大碍,实际内心却思绪万千……有着这么一次红伞从嘴巴吐出的感觉,说不定在下次还将吐出红手套、红雨衣等等。

“必须加快速度,只有等我达到「洲际」,才有可能彻底压制住冬霖……真是可怕,这女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受邪神级别的「吞脑」,没有意识与灵魂的肉体,居然依旧能给我引来危险……光是依靠我「国宇」级别的世界之力,压制力略显不足。”

当前虞井的真府世界之中。

原本,一座满是植物覆盖的青山,现如今以由血液与怨念所覆盖,这座山几乎全天二十四小时都笼罩在血雨之中。

山腰处,藤蔓隐蔽的山洞深处,冬霖的肉体盘腿而坐,穿着全套红色雨具……

虞井特意在山脚下立上一块警示性的石碑,刻下这座山的名字——【血雨山】

绝对禁止任何初生者靠近,甚至血雨山周边五千米范围内的区域都设为禁地,由密密麻麻的荆棘所占据。

…………

《别惹小孩》电影世界。

按照地图的指示,两人抵达小学门口。

万圣节当夜小学全校休假,漆黑的校园内种植着大量的木油树,形成一种天然走廊……不得不说,这所小学的规模还真的蛮大。

“完全密封的结界……几乎能肯定隐藏剧情就在这里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