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深渊监牢(1 / 2)

加入书签

其实就连易坤也不太清楚,这种散发着白色荧光的裂痕本质为何物。

可以肯定的是,裂痕散发着‘生’与‘灼热’两种属性,对于拥有阳极态的易坤来说,可谓是极佳的补品。

“海莱拉,白色物质就交给易坤来处理吧……你负责撕开这道裂痕,时间越快越好。”

“嗯。”

寄居于海螺中的女人,分泌出一种渗透性极强海水。

一旦完全渗透裂痕,海莱拉就能抵达另一面。

再通过海水作为介质,凭借虞井的空间手段,就能携带三人抵达【深渊监牢】。

…………

监狱下层区的比赛区域。

狱司长卡奇托夫,通过粘液属性分裂出上百分身,正在与这里的重刑犯们签订着临时合约。

不得不说这项提议极好,许多重刑犯都表示愿意协助监狱,参与到与丧尸的战斗之中。

“空气湿度增加,热量减少……不对!有人在深渊裂痕处。”

卡奇托夫可是监狱长的心腹,协助管理下层区百年之久。

而且监狱长是通过特殊的软管来间接看管下层区的情况,至于卡奇托夫,则是长时间驻守在下面,对于下层区的变化了若指掌。

正在卡奇托夫感觉异常,收拢所有分身,怒气冲冲准备前往深渊的入口时,一道声音传来:

“卡奇托夫,让他们去吧。”

“监狱长!为什么?【深渊监牢】内关押的可是足以导致我们监狱系统彻底崩溃的强大个体……这群人的目的不明确,危险万分……”

监狱长平缓的声音传来:

“这样给你说吧,我暗中得到消息。【丧皇】巴鲁克.丧斯,应该已经与夏露丽雅这个野蛮人结盟,而且不单单是这两位暴君的结盟,甚至一些宇宙里的老疯子都与他们混在一起。从监狱遭到入侵到现在为止,昴星团没有任何支援部队赶来,重刑犯或许能帮我们挡住一部分,但绝对无法抵挡这样的丧尸军队。”

“可……”

监狱长继续说着:“生物一旦在和平稳定年代生活太久,就会极度依赖这种稳定,甚至在危难来临时,也想要在稳定的基础上去做出解决……我若是在上面提出开放‘深渊监牢’的决策,审判议会不可能同意。所以必须有一批心怀不轨者,替我释放一些强大的家伙。”

“监狱长,如果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卡奇托夫,你只管做好我吩咐的事情,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好……我相信监狱长大人的决策。”

…………

足足一个小时过去。

海莱拉的渗透总算成功,全程虞井与金太贤都在提防,却没有任何人前来阻碍。

“真的很奇怪……卡奇托夫狱司长一看就是常年负责下层区的人物,我们在这里大肆渗透裂痕,更别说易坤还在吸收白光物质,我都能感受到因裂痕的能量消失,下层区温度所发生的变化。”

虞井感觉,这件事可能与监狱长有一定的关系。

“走!”

虞井配合金太贤,穿越空间,抵达裂痕的另一侧。

“好重!!而且这里的空间与时间都不对劲。”

虞井跨越空间后,身体重重跌落在地,双臂支撑,感觉大脑与内脏错乱,全靠大脑中心的「神枢」在第一时间对全身进行调节,否则很有可能昏迷过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