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监狱长(1 / 1)

加入书签

“由于时间流速的问题,我已在监狱内部囚禁千万年,我记忆中的监狱,应该早已与曾经大不相同……小心点吧,虞井小子。如果能救我出去……我不介意交给你一些邪神内部的秘法,另外两个小子也将得到我的高级馈赠。”哈斯塔的时间并不多,意念化身消失。只留下荒瘠平原上的三名青年。“干不干?”虞井问着。“干。”金太贤点头。“出了干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们的本事也逃不出这里,只有深入监狱……慢慢摸寻回归地球的办法。”易坤也同意。哈斯塔给予的几个监狱坐标里,困着同为地球流放的生命。经过哈斯塔的简单介绍,虞井等人也对这一座规模巨大的【深空监狱】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这座监狱由整个昴宿星团,全高等智能生物议会于数万年前做出决策,选定于增十六恒星域的这颗黑耀星,建立监狱,收押并研究宇宙级的罪犯。也就是说整颗星球都是监狱载体,收押于其中,危险评级最高则是哈斯塔。监狱入口设置于星球一处名为【世纪大坑】的区域。同时,在这颗星球表面活动着大量的‘监察者’,确保没有外来生命秘密潜入这颗监狱星球。依照哈斯塔的说法,活动着监狱星球上的‘监察者’身份都是囚犯。服刑期间,这些囚犯只要能抓住入侵者,就能将功补过,大大减少受关押时间。因此,一旦‘监察者’一旦发现虞井三人,便会卖力去抓捕。“我来做队长,没意见吧?”虞井问着。“可以。”经历过世界青年比赛,金太贤倒是很信任虞井。易坤说着:“如果有错误的指示,或者我认为不明智的决策,我会采取我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的指示是这样,我们先找到监狱入口,然后……”虞井根据哈斯塔的指示制定计划,并快速向着【世纪大坑】赶去。“你确定?”“不然,我认为能困住这么多大人物,甚至能囚禁哈斯塔本尊的监狱,以我们三人想要从正面突破,完全就是送死……唯有从内部寻找突破机会。”…………深空监狱。一处连接着各种黑色滑体管道的空间内,某位衣着白色衬衣,背部长有十多条黑色触须的男人正坐在中央管道连接的座位上。这位男人似乎能通过滑腻的管道,监控监狱里的一切情况。这时,一团粘液从空中滴落,凝聚成一位半透明的人形生物。“监狱长,刚刚有一位监察者在北域荒野发现大量星能生物的尸体,能量被完全抽空,疑似有闯入者。”“嗯……我去看看。”“什么!?监狱长你亲自出动?”“非常时刻非常对待,对方显然是从遥远的星域穿越而来,肉身在星际穿越过程中完全透支,因此选择吸收星能生物……说不定会是一群麻烦的家伙。我必须杜绝一切危险情况发生,杜绝监察者被大量屠杀,甚至被夺取记忆,从而泄露监狱情报。”“但也用不着监狱长你亲自出动吧……狱司长们必然能解决。你可是监狱的中心与中枢,一旦出了什么事……”“卡奇托夫,你还真是喜欢废话呢。我速去速回,我不在期间,由你监管监狱中层和下层的情况,一旦出现异常立即向我汇报。”“好的。”白衬衣黑触手的监狱长,轻轻一踏步便消失不见,直冲天际,由圆形的监狱入口脱出,转眼间便降临在北部城墙最顶层。“见……见过监狱长!!!”城墙上一群半殖体装甲的卫士在这里工作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见到监狱长本尊。“有见到奇怪的生物靠近吗?”“从今日6:00到现在,共计有13头蟒河兽、5只地鼠以及一只蛇形魂灵靠近,但并未……”“我问你有见过奇怪的生物?”连续两次疑问让卫士长身体开始颤抖:“没有,没有见过!!”“嗯,发布指令让北区巡逻的监察者暂时返回,可能有侵略者抵达黑耀星,就在这里等他们过来吧。”“好。”囚犯身份的‘监察者’佩戴着一种金属感应项圈,接受到信息的监察者们统统返回北区的监狱城墙。“3910号监察者信号丢失!需要派出重型监察者去调差情况吗?”“不用,等他们过来。”…………某一山谷地带。金太贤抽出沾染着蓝色冰冷血液的手掌,一位浑身白色而在面部仅长有一张圆形嘴巴的监察者被金太贤在短时间内击杀。“这应该就是它们的信号传输装置……”虞井一脸诧异,“奇怪,按理来说我们杀掉一位监察者,对方应该立马定位我们的所在地……怎么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依旧不见有人过来追捕我们……有点奇怪,继续向大坑方向转移。”怀揣着疑虑,虞井带队连续翻过三座高山,总算抵达【世纪大坑】所在的平原区域。全金属构造的巨型监狱城墙将入口大坑围住,大量的卫兵驻扎在城墙区域。同时有着一层巨型的暗色结界笼罩入口区域,仅凭虞井三人想要顶着这样巨大的兵力入侵这一关押宇宙重刑犯的监狱,根本不可能。“有一位特殊的存在。”神枢加持的双眼,虞井一眼望去就能捕获城墙上所有卫士的身体能量,唯有最靠近的城墙上端,一位着装平凡的男人,在虞井看去时,只能窥见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透。转眼间。这位男人已经站在三人面前。“什么!?”易坤以最快速度后退,却发现一层淡黑色的结界已将三人笼罩。“刚才没有空间扰动……单纯的肉身速度而已,好可怕的家伙。”虞井虽然模样镇定,但右侧额头已经有一滴冷汗滑落。白色衬衣、面部没有五官与毛发、身后浮动着十多根黑色触须。“三位年轻生命,害我白白担心一场。”就在这时,金太贤突然进入鬼态,双手合十!“吞掉你!”一头无比巨大兽虚影形成,一口咬向此人,这一口足以将山岳吞掉。“金兄!别!”虞井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金太贤以白齿构建的身体破碎,鲜血喷洒,整个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罪名:私闯深空监狱领域,击杀‘监察者’一名,试图攻击监狱长……嗯,跟我来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