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说,当我女人(1 / 2)

加入书签

一下子,血腥的味道在紧贴的四瓣间蔓延散开,刺激了所有的味蕾神经。

“疼啊……”景倾歌猝不及防的惊呼出声,却被他更加霸道的吞走了所有的声音,化成了喉咙里挣脱不得的模糊呜咽。

男人却变得更加疯狂了。

就好像一头发狂的野兽,毫不留情的掠夺着她的甜蜜,就在她痛呼的当口,长舌滑入,狠狠的搅着她的丁香小舌,她想要摆脱掉,可是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舌根都麻了。

……

景倾歌在心里把她所知道的所有脏话全都用来骂他了,他一只手就把她的两只手给掐住,反锁在她的后背,抵在墙角,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禽兽你伤不起啊!

一阵激烈的热吻之后,景倾歌也已经快窒息了,中途还有人来敲洗手间的门,那感觉,就好像偷**qing被人发现了一样!简直太羞耻了!

淡暗的灯光下,女人白皙的肌肤上沁上了一层潮红,缱绻的散开,原本怒瞪圆睁的杏眸也有些无力的闭了闭,睫毛轻颤,盈盈秋波。

看上去净是说不出的娇态百媚,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透出了最纯情而妩媚的颜色,只待人采撷。

季亦承喉结一紧,深深的看着她。

他知道,这女人,也是妖,只不过她的妖气,她自己从不知道罢了。

……

景倾歌被吻得浑身没力,整个人都使不上劲儿,手边又没有可以着力的东西,只能死死的抓着他的肩膀作支撑,不停的喘着气。

她被他的眼神看得心惊肉跳,细白的脖颈间都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了。

她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太过分明,太过激烈,充斥着极端的占**有欲,甚至是嗜血的,好像下一秒就能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她下意识的要避开,就在侧过脸去的时候,那如魔音般的声线直直的落进了耳里,在耳蜗里漩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